飛象首頁 | 資訊 | 監管 | 運營 | 制造 | 增值 | 技術 | 產品 | 手機 | 論壇
之窗首頁 企業動態 市場營銷 文化建設 行業監管 八小時外 飛象論壇
記者簡介
 歐燕燕
熱愛工作
點擊排行

十五載話三沙 通信衛士的海島建站之路

2019年6月21日 13:47 CCTIME飛象網 作 者:歐燕燕

2019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中國移動的海南三沙通信網絡建設和服務,也走過了15年的歷程。這一路,三沙網絡建維團隊不忘初心,在南中國海的漂泊建站之路上砥礪前行,從2003年4月開通三沙地區首座移動通信基站——西沙永興島基站,到實現西沙七個人居島嶼4G全覆蓋、南沙群島七個島礁移動信號全覆蓋、西南沙實現海面超遠覆蓋乃至覆蓋5G……這些足以彪炳三沙史冊的榮耀篇章,都離不開團隊成員的辛勤耕耘和無私奉獻。值此三沙移動通信建設15周年之際,謹以這個建站幕后英雄們的“十五載話三沙”故事獻禮新中國70歲生日。

為做好三沙區域海面超遠覆蓋試點,中國移動三沙網絡建維團隊在2018年陸續完成了西南沙群島近半數4G超遠覆蓋基站建設。通過設備加載及有效擴容,將原有沿海最大覆蓋10公里的海面信號擴大到沿海30公里,海面的網絡覆蓋效果更加顯著。2019年迎來了5G元年,5G網絡同樣延伸到了西南沙群島的海疆上,為移動通信網絡在南中國海的進一步提速加碼,建維兄弟們從未放慢過腳步。

中國移動三沙網絡建維團隊,一支神秘而又不再神秘的隊伍。神秘是因為他們新人輩出,但又成天奔波在海上、島上、路上……瞧不見個人影兒;不神秘是因為他們建站的累累碩果,網絡信號一天比一天強,三沙海上過往的軍艦、商船、漁舟……哪個不為這豎大拇指!十五年來,他們在廣袤的南中國海,經歷著生死考驗,攻堅克難,為駐守官兵、漁民百姓和過往船只筑牢移動通信這道“生命線”。

這次走進采訪室的八位錚錚鐵漢,有久不曾露面的老將和初出茅廬的小將——“建設工程師”詹青潤,“維護工程師”吳進,“規劃設計師”全亞飛,“建設安裝師”張聲良、吳進、王之彪,“衛星同步師”董則宏,“后臺調測師”王萬利。一眼望去,都是黝黑的皮膚,不高的個頭兒,個個面帶羞澀。慢慢地,在打開話匣子之后,不善言辭的他們才為我們娓娓道來不一樣的堅守故事和一樣的責任與夢想。

有忙必幫的兄弟

設計、安裝、衛星、測通,是移動通信基站建設過程中的四個主要環節,也分屬不同的工種,環環相扣,相輔相成。每個工種的工程師來自不同的單位,但大家彼此之間有著一種“惺惺相惜”的情感。因為赴三沙島礁進行基站建設的受限因素多,上島人數有限,很難在湊齊所有工種的人員后再上島開工,所以,不同工種的工程師們常常需要互相“補位”,互相“派活”——人人都是所謂的“一專多能”。對此,在場最資深的張聲良大哥說道:“大家總是免不了要互相幫忙的,上(島)去了就都是兄弟,我們是一個統一的團隊,有著統一的目標。”

“那你們對每次的上島作業,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呢?”筆者好奇地問。

“早去早回,速戰速決吧!”大家異口同聲地笑著說道。

不怕吃苦的漢子

如此一致的感想和期許從何而來呢?

原來,遠海島礁建站工作有著常人不知,甚至無法承受的困苦。冒著被狂風暴雨卷走的危險搶修通信設備,因為巨浪寒潮被困在島礁上寂寞等待歸期,經常單程就要在奔往南沙的海上顛簸60多個小時……這些,對于常年在高溫、高鹽、高濕環境下艱苦工作的他們而言,已經是家常便飯。

“經歷最難忘的一次,是遇到了特別大的風浪,大概有2米多高,導致我們乘坐的登陸艇傾斜超過了45度,差一點被掀翻,從我所在的船艙窗玻璃看出去,窗沿兒的位置都已經落到了海面上,整個船晃得很厲害,當時的感覺真是有點絕望啊!那次,我們在船上待了整整11天!船在行駛途中會遇上什么事都無法預料,最驚險的事莫過于這種無法預料的兇險了。”全亞飛如是回憶道,“所以,每次經過在船上這樣長時間的顛簸后,上岸時還會感覺是天旋地轉的,嚴重時一兩天都緩不過來。”

“就算是去西沙,也有很多人暈船暈得厲害,為了防止暈船帶來的不適,很多人經常是從上船到下船都趴在床上,不吃不喝,一直挺到船靠岸。顛簸的行船不僅讓人暈眩嘔吐,更讓人心情沮喪,有時候,船艙幾乎被吐得沒有下腳的地方。” 吳進補充說,“所以,能上島的工程建設人員,除了通過政審,還要經過嚴格的全面體檢,身體不達標可不能硬上。”

海島之路漫漫,暈著去,吐著回,可謂一言難盡。那等登上了島,又是怎樣一番生活和工作的景象?

首先,不得不說吃得單調。“三沙島上,平時飲用的淡水除了有限的補給外,主要靠凈化后的雨水和海水,這樣的水喝多了容易得腎結石。碰上降雨少的時候,半個月才能洗一次澡。” 王之彪形容道,“食物就更不用說了,基本上都是罐頭食品,補給獲得的蔬菜主要以耐放的白菜、青菜為主,還有些瓜類。所以,基本都是上半月吃綠葉菜,下半月吃各種瓜,菜色也非常單一,永遠都是固定的那幾種。要是碰上補給被耽誤,甚至沒得吃,只能減量少吃。”

還有,更崩潰的是過得乏味。無邊無盡的藍天和大海再美,看多了也膩。“以前沒信號的時候,不工作時就通過看書、聊天、睡覺打發時間,或是做做運動,時間久了,就只剩下大把發呆的時間了。現在有了網絡好多了,還可以隨時上網忙乎忙乎,但比起在家時的生活而言,還是沒法比的。”吳進說,“記得有一次,去維修西沙受臺風影響中斷了幾個月的基站,工期超過了預期的時長,所以我們錯過了返航的補給船,然后就這樣被滯留在島上,生生又無聊地待了十幾天。”

“堅守這么艱苦的一份工作,你們為的是什么呢?”筆者感嘆。

“再苦再難總得有人去干,把三沙的網絡建好,保家衛國,就是我們這份工作最大的價值吧。”

十項全能的干將

十余載、二十余個站,從2G到4G……祖國南大門的信息快車道使天塹變通途,只為“全心全意,為您服務”,懷揣信念的中國移動人通過建設一座又一座守護在三沙島礁上的通信基站,履行著“讓溝通無處不在”的職責。

島礁上的天氣變化多端,讓人猝不及防,給戶外建站工作帶來了極大的考驗。布放電纜、架設天線、調整方向、測試接通……一系列的操作都要和時間、天氣賽跑。“2016年12月,我去南沙,大冬天居然會被曬傷,還脫皮,真是難以想象!為了趕工期,我們沒法避開最熱的白天,頂著大太陽也得干。”負責三沙建站統籌管理的詹青潤回憶說,“再比方說,你正在塔上干著活,看見遠處一團烏云要過來,等你收拾完尾活和工具再下塔,根本來不及躲……繼續干著吧,暴雨過后又是暴曬,簡直是冰火兩重天。”

島嶼基站和陸地基站相比,建設技術要求高、建設難度大、工程周期長。因為遠離陸地,建設基站還要克服島礁高溫高鹽高濕度、交通運輸周期過長、頻率及雷達干擾等許多常規建站中從未遇到的困難。能上島建站的工程師,除了是技術“大拿”外,還得是“大力士”選手。因為建設過程中,除了人和工具,還有拉設備上塔也是個“硬活”。一個塔上站的建設,需要9臺RU設備,平均每臺RU重達100多到200斤,送上塔一趟,相當于扛著這樣的重量爬上13層樓。“像我這樣的青壯年,一天扛三個上去,就已經不行了。” 詹青潤對這些在島上能扛又能干的兄弟們流露出掩飾不住的敬佩。

負責后臺聯調的王萬利表示,為了不影響客戶感知,白天得封網,開站調測通常要在晚上弄,開一次有時得花上一個通宵。“上島的兄弟們都是不分晝夜、假日無休地干,我們在后方做配合的,更得義不容辭了。”雖然沒有機會去三沙島上,但對在陸地進行配合工作多年的他而言,對島上的那些人、那些事并不陌生。“所幸現在的三沙,移動通信網絡發展日新月異,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們再辛苦也值得。”

“作為身經百戰的‘老三沙’,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沒什么,去得多了,待得久了,也習慣了。”

簡樸的話語,傳遞出來的卻是并不簡單的情懷。三沙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南海網絡覆蓋是我國通信史上的一大突破,對保衛祖國邊疆、保護海洋資源、密切守島軍民與祖國人民的血肉聯系、便捷生產生活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總要有人站出來到最艱苦的地方去,對我們來說,能在自己的職業生涯里有過這樣一個美好的經歷,是一種榮譽!”這就是三沙網絡建維團隊這些兄弟們的心聲。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封神榜APP